第234章 大名之死,鱼魄刀_写轮眼中的火影世界
呐啪小说网 > 写轮眼中的火影世界 > 第234章 大名之死,鱼魄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34章 大名之死,鱼魄刀

  风雨近停,积云散尽,日落而星月升。

  一丁半点的雨水丝毫影响不了火之都的人烟鼎沸,华灯初上的火之都似乎更加繁华,满街灯火,炫转萤煌、火树摇曳。

  火之都的正中,有一危楼耸天屹立,祥烟瑞霾,郁郁充斥;萤光灯火,点缀其间。

  此楼名为‘摘星’,是由大名鼎鼎的土木宗师旗木卡卡西亲自设计、督建而成,高二十四层,琼楼玉宇、亭台楼阁,极尽奢靡,供火之国大名享乐所用。

  此楼建成近十年来,火之国大名痴迷于此,酒池肉林、尽情享乐,朝会荒废,甚至有‘此间乐,不下楼’等荒诞之言。

  站在这座奇观的天守阁上,俯瞰着万家灯火,满脸络腮胡的猿飞阿斯玛轻吐了一口烟气,在栏杆上弹了几下烟灰,望着木叶的方向愣愣出神。

  宇智波源上台以后,也没有对猿飞系赶尽杀绝,但潜移默化的边缘化也是有的。

  他年少不知事,跑来当了这守护十二忍,要是猿飞日斩还在火影位置上这个职责自然是想卸就卸,可现在他却想回木叶都不成了。

  “唉,也不知道红怎么样了!”

  阿斯玛脑海中回想起年少时慕爱的对象,又是长长的吐了口烟气,一张脸皱成一团,不到三十的人已有几分暮气。

  滴答,滴答!

  噗!

  阿斯玛蓦地低头,嘴里叼着的烟一吐,掏出自己的指虎双刀‘飞燕’,竖起耳朵警戒起来。

  烧的只剩小半截的烟头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,落在了摘星楼楼下的院内,发出一声常人难察的微响。

  远处灯火依旧通明,摘星楼底也是一片静谧。

  阿斯玛的脸色难看起来。

  自己吐烟的响动,常人难察,但守在楼底的几位守护十二士至少应该给自己点反馈才对。

  没有回应,就意味着他们恐怕已经出事了!

  锵!

  飞燕划过了窗台上的栏杆,三根米长的铁管带着呼啸风声,飞向了楼底的三位守护忍隐蔽的方向。

  三声急促而短闷的响动后,楼底多了三具插着铁管的尸体,只不过他们早在阿斯玛丢出铁管之前,就已经死了。

  借着皎洁的月光和摘星楼挂着的百盏明灯,阿斯玛看的真切,

  三位守护忍身上干干净净,衣袍整洁,双目紧闭,极为安详。

  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。

  只不过他们的脸都各个黑青,眉心处有一根细针点入,留下一个小洞,晕出一团血红。

  他们都是在悄无声息间中了影响身体的毒素,然后又被飞针夺了性命,所以连出声提醒都做不到。

  三人死状如一,意味着出手者应该只有一人。

  “阿斯玛,怎么了?”

  “这”

  “阿弥陀佛!”

  阿斯玛的动作,自然也引起了其他守护忍的注意,须臾间几位守护忍便相互呼应起来,但结果却令阿斯玛更是惊骇。

  十二位守护忍,出声的只有地陆和负责守护大名所在最高层的雷梦四人众。

  守护十二忍,是大名精挑细选招募的忍界高手,每一个都有五大村上忍的水准,可如今未见敌踪,就已去其六。

  “被发现了啊,蝎!”

  阿斯玛的脚下,传来了一個青年嚣张的声音。

  “那就快点解决吧,赤秘技·百机操演!”

  蝎的声音嘶哑,宛如九幽而来的死神。

  嘭!

  脚底精致的木板轰然爆裂开,无数道披着暗红色长袍的傀儡从中飞出四散,攻向了众位守护忍。

  “是晓的人?”

  阿斯玛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惊悚之色。

  人的名,树的影,晓作为忍界最大的恐怖组织威慑力自然十足,但他们不已经被联军打残了吗?

  而且晓要报复,也该报复五大村才对,为什么来袭击大名?

  心中虽满是疑问,但脸色大变的阿斯玛却没有时间问出口了,近十道傀儡已经攻进了他的面前。

  “真一文字!”

  心中默念一句,阿斯玛挥舞着双手的查克拉刀,如狂风乱舞般在众多傀儡间闪烁。

  价值接近两‘玛’的查克拉刀属实非同凡响,两抹漂亮的刀光在空中掠出数道斩痕,锐利的青色锋芒将操控傀儡的查克拉线悉数斩断。

  数个傀儡扑通几声砸在了地上,不再动弹。

  阿斯玛紧握着手中的飞燕,摆了一个防御反击的架势,谨慎着打量着四周,一抹锋利的青芒隐隐在刀尖上游走延伸。

  “哈啊!”

  硕大的平目鲽掠过虚空,

  鬼灯满月高高跃起,双手持着鲆鲽从天砸下。

  缠绕着猎猎狂风的刀锋和鲆鲽碰撞在了一起,耀眼的火光随着刀锋的摩擦而绽放。

  轰!

  狂风四散,将阁内众多精致物件摧毁。

  阿斯玛连退七步,闷哼了一声,稳住了身形。

  鬼灯满月在空中翻了个身平稳落地,将鲆鲽一摆,咧嘴露出了一口犀利尖锐的齿牙,笑道:

  “不错,你是这批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!”

  阿斯玛侧着身子,一双眼睛中已经布满了血丝,满脸凝重,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,但又没有开口。

  父死兄丧族衰败的他,比起原时空的猿飞二太子而言,修行自然要勤勉不少,实力也要强上一分,但终究还是受天资所限,距离真正的顶级强者还有一段距离。

  面对鬼灯满月,他难有胜算。

  但是,

  “我绝不会让你破坏火之国的玉的!”

  猿飞阿斯玛暴喝一声,双刀像风龙卷一样,拖着长长的青芒,杀向了鬼灯满月。

  哗啦啦

  白纸片片,如穿梭于花丛间的灵巧蝴蝶,跨过阿斯玛和满月,飘过对战地陆的卑留呼,飞过联手抵挡蝎的雷梦四人众,

  落入了摘星楼最高层的大名住所中。

  外厅修的金碧辉煌、峥嵘轩峻,里厅则整个由白玉雕琢,彩画绢灯,镶金鎏玉,铺着层层鹿皮地绒毯。

  当中摆着一张巨大的金丝玉带床,锦缎帱罗,华丽贵气。

  四十多岁的大名藏身于片片白玉之中,埋头于抹抹雪白之间,眼神迷离、眼窝深陷、脸色苍青,一副横死之相。

  外边这么大动静,这位大名倒是一点都不慌,还有心思含珠弄玉。

  见有人进来,大名一把推开了身上身侧挂着的几具娇躯,反手掏出了一把短刀,几下将床上的侍妾全部戳死,毫不犹豫。

  小南静静看着这一切。

  虽然大名似乎也提炼了查克拉,但实力也就是个炮灰级,在她近身之后其实就是必死之人了。

  “晓?宇智波源他用了什么收买你们?我可以给你们更多!”

  火之国大名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。

  这位大名,倒不像是传闻中那么荒唐糊涂.小南默默摇头,抬起了手道:“你给不起。”

  “我都在这摘星楼里住了十年了!我都十年没有对火之都外下过令了,十年!”

  砰!

  大名双手一扫,将数个名贵的香炉、琉璃杯摔在了地上,无比抓狂道:“他还是不放过我,不会放过我!我知道的.但是我能怎么办呢?我该怎么办呢?”

  宇智波源之心,虽然不是路人皆知,但也瞒不过那些聪明人。

  可是再聪明也没用,拳才是权,宇智波源有着颠覆忍界的拳,所以他有重置忍界秩序的权,就像曾经划分村国一体制的初代火影一样。

  身为权力生物的大名看透了这一点,但他没的反抗,就只能醉生梦死、荒唐度日,多快活一天是一天。

  发泄了一番后,火之国大名坐直了身子,憔悴道:

  “大名该有大名的死法!请容我沐浴更衣,正冠熏香,反正他派你们来,我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死了,至少让我死的.”

  哗啦啦!

  一张张起爆符贴在了大名的身上,盖住了他裸露的身躯。

  “这样啊,实在是太不体面了!”

  轰!

  刺目耀眼的火光亮起,淹没了大名最后的低语。

  滚滚浓烟散开,将大名的碎肉残灰洒向摘星楼外,随风吹向火之都、火之国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大名,所谓的高贵的天照神后裔,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,似乎还没有日向、宇智波这样的血继家族高贵!

  纸翼一展,浮在半空中的小南望着滚滚浓烟随风而散,似乎有些理解宇智波源说的‘新时代的风’了。

  “大名!!!”

  一声哀鸣响彻云霄,满是是血的阿斯玛惊悸之下,手忙脚乱,被鬼灯满月抓着了破绽。

  电光火石间,二人一错而过。

  鬼灯满月停下脚步,将鲆鲽插回了背上。

  阿斯玛则余势不减朝前奔了几步,踉踉跄跄的撞在了墙上,随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,身上浸出的血很快就染了一大片。

  一朵朵血花自他身上蔓开绽放,铺在了地上,好似一幅绝美的红梅图。

  阿斯玛渐渐涣散的瞳孔中,映出浓浓血红之色,铺满了他的整个世界。

  在生命的最后一秒,他眼皮下坠,轻声呢喃道:

  “红”

  “红!”

  一只手大大咧咧拍在了夕日红的肩膀上,惊得夕日红身子一颤。

  “是红豆啊,你也来了?”

  夕日红回头,秀发一甩,和御手洗红豆凑在一起姐俩好了起来,闺蜜间叽叽喳喳说起了悄悄话。

  她们此刻身处南贺河旁的一处广场,陆陆续续还有其他忍者也来到广场上,三三两两说着闲话。

  夕日红一边听着红豆评鉴村里新开的丸子店,一边暗暗观察来的众多忍者,很快就发现了端疑。

  “这次来的,似乎都是村里的特别上忍、出色中忍,而且基本没有三十岁往后的”

  夕日红凑在红豆的耳边窃语道:“难道是村子要选拔一批新上忍?”

  她漂亮的红眸一亮,脸上浮现几分跃跃欲试之色。

  木叶这些年来整体实力飞速增长,各阶层忍者数量都年年创新高,但上忍作为准高层增长量一直是受管控的。

  按夕日红的实力,早十年二十年,早就够了上忍的功绩和实力标准,但现在却因为‘优中选优’的政策还被卡在特别上忍这个位置上。

  “不会的!”

  御手洗红豆摇了摇头,眸中闪过一丝黯色,否定了红的这个猜想:“如果是要挑上忍的话,不会让我来的!”

  她是大蛇丸的弟子,属于成分不正确,特别上忍就是她的顶点,是不可能被开放上忍晋升通道的。

  “也不一定,红豆你这些年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”夕日红赶忙安慰起了红豆。

  这时,在二三十个宇智波忍者的拥簇中,

  宇智波源来到了广场的中央讲台上。

  “火影大人!”

  诚挚的喊声此起彼伏、绵绵不绝,甚至有小迷妹、小迷弟喊红了脸。

  这些年来,宇智波源在木叶中低层的声望日渐盛隆,再加上一张帅脸,已经要远超猴里猴气的三代巅峰之时。

  “好!好!”

  宇智波源朝着各个方向挥手示意,又发表了一通共建和谐木叶,伱我他人人有责的演讲,赢得阵阵掌声后,才说起了今天的正事。

  从止水抱着的水箱之中,宇智波源抽出了一把三十公分长的‘短刀’,高高举起,展示给下方数百忍者。

  “好漂亮的刀!”

  夕日红不禁赞叹了起来。

  宇智波源手中的刀,像是红宝石一样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,半透明的刀身上还有无数精美如鳞片般的纹路,刀背、刀柄蔓延出粗细分明的刀骨贯穿刀身,刀骨天成,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。

  而且,这刀还给夕日红一种奇异的‘波动感’,简直仿佛有生命一样。

  宇智波源握着这把刀随手一挥,数枚灼遁火球冲天而起。

  随后,他又向众人展示了雪白的‘冰遁刀’、赤黄色的‘熔遁刀’,自身无形还能给持刀者加持隐身效果的‘透遁刀’

  十余种五彩缤纷的血继遁术刀一一展示,再愚钝的人也能意识到其中的奥妙,更何况这些敏锐的忍者们。

  他们一个个激动的望着宇智波源,眸中满是期盼狂热之色。

  “没错,这些刀正如你们所见,可以赋予持刀者血继遁术的力量!”

  宇智波源抬手压住众忍的欢呼、惊叹声,轻笑道:

  “这些鱼魄刀,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了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nepav.com。呐啪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nepav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